Q1:2015年的股灾是怎么回事。

5月26日开户,6月12日开始跌,7月8日国家队入市。一大批股票几元一股。千股跌停,千股停牌,千股复牌,千股涨停。7月十几号一根大绿K线吞掉了一个星期的涨幅,后来两天企稳。到了8月18日国家队证金公司和中金公司,商讨救市资金如何退市,又跌下三天大绿K线,后来证金发澄清公告,救市资金不会退出,2850形成阶段性底部,10月8日三大指数跳空高开,千股飙红。10月21日涨幅过大属于技术回档,第二天拉阳线继续上行。此后八天主力观望做成伞行K线。第九天传言深港通实行,券商三天全涨停。后来说深港通明年才实行。11月12到11月26形成倒直角三角形,27日又拉了一根大绿K线。又企稳上行。很多股票均线系统都紊乱了。到现在总资金套去20个点,27日大跌,那天我有事没躲过,一天跌去了四千多。现在我开了期货账户,从期货中学会了做空。两千元做一手,一天赚了200元也是可喜的,期货是可以当天买当天卖。

Q2:中国股灾如何去杠杆

A股牛市因杠杆而生,最高上涨幅度超过150%,其间推动股市上涨的资金不少是杠杆资金。杠杆起初得到默许甚至鼓励,官方媒体亦鼓吹“国家牛市”,当更多散户以及资金涌入市场之际,监管层却在6月突然强力驱逐杠杆资金,预期骤然变化之下,指数急速下挫。这是一个负向正反馈过程,担心杠杆检查从而卖出,而卖出压力越大导致更多融资盘被迫平仓,平仓资金的卖出进一步导致股指下挫,于是股灾酝酿而成。
至于救市成败,也在于杠杆。如果要成功,很可能不得不维持加杠杆,若任由股市继续下挫,其实是在降杠杆。7月初那个周末人心惶惶,我周日午夜写下一则专栏《强力救市?还是末日清算?》,夜班伦敦同事看了说能否明确一下是否应该救市——问题确实很复杂,我的心态也很矛盾,其实救市与否并非一个道德选择,而是一个现实两难,不救融资盘层层杀出必然血流成河,救市的话则意味着吹大泡泡,权衡之下,忍痛不救或许最终更为正确,但我预计最终政府会在压力之下出手。
时到今日,国人已经无需朴素的市场常识启蒙。事后来看,虽然预测到压力之下必然救市,但未曾意识到国家队入场开头几天居然不支败落。只有当股市指数成为稳定首义之时,清算恶意做空以及民间自发停牌复牌甚至公安部出面等招数之后,股指开始稳定。令人感慨的是,几天上涨之后,又有改变人生观的散户蠢蠢欲动,关于短线交易盈利50%等帖子再度席卷社交媒体。
还是那句老话,最终人们还是会走上自己擅长的道路,哪怕这条道路暂时看不到尽头。至于中国经济,其实也是一样道理。
三周之内,中国股市跌去18万亿元有余,市值损失超过十个希腊。有资深财经媒体人私下问询,股市跌去的究竟是不是真财富?提出这个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问题需要勇气,身边比比皆是一口斩钉截铁表示有或者没有的人,难免有理性的自负。谈股市是否蒸发财富,要点在于财富的定义为何。我认为财富本身是对资产的估值,上涨时刻的数字并非全是纸上富贵,下跌时刻的损失也不全都是真金白银,即下跌的损失与上涨的收益对应,资产或许依旧,但损失是确实是财富。人们通过价格代表集体判断,而价格在非常时刻往往由小部分边际买家决定——如同一座小区,哪怕一年只成交一套房屋,这套房屋的成交价很大程度就决定了其他房屋的价格,哪怕这些房屋的价值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这就是财富的变化。
也正因此,说股市涨跌只是虚拟经济变化,未免太过武断。股市繁茂湮灭之间,不仅使得国家杠杆转移到居民端的想法落空,反而迫使居民甚至企业更多考虑人民币之外的资产配置,这方面如果成为趋势,将会对于人民币形成空前压力,这是未来需要警惕的方向。至于此前热炒的资本账户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可以预计在在这次股灾之后,步伐将会放慢。目前如果还期待通过股市上涨为人民币国际化开路,甚至在泡沫中去杠杆,那么显然是镜花水月。
当下核心问题在于,股灾对于对于实际经济影响几何?既然财富损失切实存在,股灾当然会影响实体经济,那么影响多大。目前不少经济学家觉得影响不大,估算逻辑主要有三条,分别是针对金融机构、消费以及居民财富而言。首先对金融机构影响不大,目前市场大致估计场内外融资约在4到5万亿人民币,对比之下金融机构潜在损失有限,有分析师估算极端情况亏损4千亿,但对比商业银行总资产131万亿元,可谓“九牛一毛”。其次是股市财富效应对于消费的影响,考虑到中国消费驱动主要在于收入,从消费数据来说没有明显影响,股市的财富效应对于经济影响不大。第三则是觉得炒股人数而言,股民介入股市的比例有限,那么不会进一步影响房地产等重大因素,因此影响不大。根据中国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报告》,2015年一季度仅6%的中国家庭持有股票。
这三条理由代表了目前市场的主流逻辑,当然也不乏迷信唱空中国做空中国等惯性看法,价值不大,在此不做分析。上面三条理由,第二条成立,股市财富效应对于消费确实有限,虽然强调总需求的经济学家总是看重消费,其实从股市到消费的链条很长,亦如从消费到经济增长的链条很长一样。关于第一条与第三条,则需要仔细斟酌。
仅仅从数据层面看,银行资金直接入市确实不多,家庭层面持股看似不多(姑且不去质疑这一数据的准确性),这也使得多数人相信股灾不会蔓延到银行、房地产等领域,那么对于实体经济也影响不大。问题在于,经济是一个系统而不是各项简单加总等式,家庭和银行在实际经济之中并非分隔个体,家庭与银行资金间接进入股市的不可估算,经济体之间各个单元密切咬合,甲之支出即乙之收入,A之存款即B之负债;民间投资明显受到动物精神的驱动,而后者则与物质资产的财富估值密切相关。股灾消灭的财富不仅挫伤民间投资冲动,降低信贷抵押物价值,连带也压低未来投资回报预期,影响整体人民币资产的可能估值。更进一步,再加之金融体系风险厌恶程度上升、可预见性降低等等潜在影响,如此情况之下,单纯以直接进入股市数据考察股灾带来的损失,显得过于线性思维。
当极端情况爆发之际,惯常分析的逻辑就会出现漏洞。回看美国金融危机之前的2007年岁末,当时美国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危机迹象,但是多数经济学家在费城美联储一项调查中还是预计2008美国会实现2.4%增长,事实上当年美国经济是负的3.3%。直到今天,多数人都知道美国金融危机起源于高杠杆,对于各类高杠杆“毒资产”印象深刻,但是如果从非政府负债而言,目前中国经济的杠杆率整体水平并不低于美国。
不仅股市如此,经济也是如此,杠杆仍旧是核心问题。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桥水公司(Bridge water)创始人雷?戴利奥(Ray Dalio)对于去杠杆颇有心得,桥水以宏观对冲见长,而且也挺过了美国金融危机以及其后的衰退。他认为去杠杆有四个方式:财富转移、减少支出,债务重组、债务货币化。去杠杆一般是四种方式并存,往往意味着痛苦的过程,但是也有“美丽的去杠杆”,四种方式达到平衡,使得经济重新回归接近潜在生产率的过程,至于“丑陋的去杠杆”则也不罕见,要么过分紧缩引发大萧条,那么是恣意印钞引发大通胀,哪一种后果都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
无论丑陋还是美丽,长痛还是短痛,减少杠杆其实就三个门路,要么转移杠杆,那么清算债务,那么通过通货膨胀来减少杠杆比例。数据很重要,但是数据背后经济逻辑更为更重要。随着经济走软,越来越多人关心宏观数据,但多数人并不明确宏观数据往往具有滞后性。刚刚公布中国二季度GDP同比增速为7.0%,高于市场平均预测为6.8%,这看起来类似复苏的迹象,但与实际情况感受已经是冰火两重天,当前工业增加值目前仅仅为6.8%,与以往两位数增速不可同日而语。
中国未来的去杠杆之路如何诞生?或许存在两种可能,要么类似80年代日本式的缓慢去杠杆,以漫长的低增长来熨平杠杆的伤害,要么类似90年代韩国式的通过金融危机方式,通过一次性清洗换得日后的重生。
无论哪一种道路,或许都不得不留意,日本韩国爆发危机之际的人均GDP以及人口结构都好于中国,具体分析可以看我两年前专栏《中国,下一站韩国》。
已经发生必然再发生,当股灾如预期爆发,当救市也如意料发生,当杠杆还没有完成清算之际,已经暴露的风险已经足以令人生畏,投资者应该更加小心没有完全暴露的风险。如同黑暗的剧院人头攒动,一旦突然有警报拉响,此刻应该如何做?逃走是一回事,搞清楚警报的原因也很重要,但没有明白状况就大呼别慌多少有点不负责任,至于抱怨拉响警报的人更是自欺欺人。在充分的信息没有暴露之前,不能抱怨人们做最坏的打算,此刻贸然断言乐观也可能带来误导。

Q3:2015中国股灾是什么原因

2015年其实不算股灾 因为就是从低点涨上6000点的,泡沫吹大了总有破裂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卖在山顶的。 大部分人后来被纸上财富蒙蔽了,太贪婪了。借融资等各种手段,杠杆投资,以至于暴跌的时候根本卖不出股票,眼睁睁看着损失了全部盈利以及本金。
真正的股灾其实是从 15年年底到现在,除了极少数蓝筹股是被机构等抱团炒上去之外,大部分股票全部阴跌缩水,市值变成二分之一、四分之一。
这个过程远比暴跌的股市更可怕,因为无论公司质地如何,业绩如何,在涨了几天或几个月之后,都会一路向下,国家除了喊口号外没有任何实质性利好,连国家队都在割韭菜(把银行、茅台等炒到翻倍,然后18年初大幅减持)、国家印花税反倒增加,甚至券商的业绩都基本全部亮红灯!(仅剩中信 华泰几个券商盈利)。

Q4:怎样看待2015年中国发生的股灾

股灾是一种系统性风险,除非你彻底离开股市,否则,谁都逃不过。
2015年6月12日上证指数创出5178点之后,我预感到了调整的风险,全部清仓,随后指数展开了一波调整,但是调整的惨烈程度,超出了所有人的想像,这就是传说中的股灾来临了。
首先,我认为政府机构应该反思。
中国股市是中国经济发展和转型的一枚棋子,尤其是现在经济下行压力日渐加大的时候,在高层关于央企改革以及多战略层面的经济转型等因素尚未完成的今天,更需要中国股市的“国家牛”和“改革牛”。
外资近期唱空并做空中国股市是显而易见的,现在的中国股市就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最近两天的暴跌就是外资在亚投行协定正式签署日赤裸裸的做空中国的行为!外资利用前面证监会规范两融与银监会查处杠杆配资为切入口,利用前期市场反弹到高位后形成的技术面的顶背离,利用市场上涨一年多来一直缺少像样的阶段整固为因由,做空中国!
大家都没有预估到这次中国股市极其复杂的崩盘局面,这就是外资利用前面证监会规范两融与银监会查处杠杆配资为切入口,利用前期市场反弹到高位后形成的技术面的顶背离,利用市场上涨一年多来一直缺少像样的阶段整固为因由,做空中国!所以,救市措施太迟了,政策组合拳力度不够,才导致了昨天上午股市的继续崩盘,直接破掉了4000点的新华社底,溃不成军,直接挫到了3875点。这个时候,证监会才真正的慌了,在盘中紧急发布“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风险总体可控,融资业务规模仍有增长空间”的消息。
其次,我认为,国内的投资机构也要反思,大家要看清形势,一致对外,在外资妄图做空中国的大背景下,绝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充当汉奸走狗!做空中国的外资这次真的是有备而来,他们利用前面证监会规范两融与银监会查处杠杆配资为切入口,利用前期市场反弹到高位后形成的技术面的顶背离,利用市场上涨一年多来一直缺少像样的阶段整固为因由,做空中国!在做空之前,以大摩为代表的外资投行一致唱空中国股市、唱空中国经济,并雇用一帮国内的御用文人,一道唱空。他们很好地引导市场空头一步步地做空,他们准确地把控场外配资盘和场内融资盘的爆仓成功做空,而他们在亚投行协议签订日让中国政府重重地栽了一次面子,他们一定也在股指期货上大谋其利!而他们更大的阴谋则是彻底地做空中国经济!
最后,我认为个人投资者应该谨记这次股灾的深刻的教训,不可配资融资买卖股票,不可跟风炒作题材股,不可听信微信群里的荐股传言轻率买股,不可在下跌趋势中轻易抄底,这些都是血淋淋的教训!要想在股市中持续地盈利、活得长久,还是应该选择基本面优秀的上市公司,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和波段操作相结合的适合中国国情的操作策略。

Q5:2015中国股灾是什么原因

2015年其实不算股灾 因为就是从低点涨上6000点的,泡沫吹大了总有破裂的时候,很少有人能卖在山顶的。 大部分人后来被纸上财富蒙蔽了,太贪婪了。借融资等各种手段,杠杆投资,以至于暴跌的时候根本卖不出股票,眼睁睁看着损失了全部盈利以及本金。
真正的股灾其实是从 15年年底到现在,除了极少数蓝筹股是被机构等抱团炒上去之外,大部分股票全部阴跌缩水,市值变成二分之一、四分之一。
这个过程远比暴跌的股市更可怕,因为无论公司质地如何,业绩如何,在涨了几天或几个月之后,都会一路向下,国家除了喊口号外没有任何实质性利好,连国家队都在割韭菜(把银行、茅台等炒到翻倍,然后18年初大幅减持)、国家印花税反倒增加,甚至券商的业绩都基本全部亮红灯!(仅剩中信 华泰几个券商盈利)。

Q6:2015年股灾以来跌幅最大的10只股票是哪些

有毒谌押忠心写滥